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教育  >  校园巡礼

【教育故事】我的老师——朱晓华

 2018/10/11/ 21:22 来源:每日甘肃网

 【教育故事】我的老师——朱晓华

  陈治华

  朱晓华老师是我的小学三年级班主任和语文老师。

  6岁时,父亲将我这个成天在农村奶奶家招猫逗狗的野丫头转学到了城市的一所学校,无拘无束的日子结束了,从此我就进入了“苦难的”小学生活……那时的我说着一口武威方言,这种方言发音极重、前后鼻音不分,而我所说的更加具有乡土气息,在一年级开始学拼音的时候,我的“噩梦”就降临了……每天,我的一年级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都会请我站起来把前一天学习的拼音读一遍,当我用浓重的方言读出那些被她精心挑选过的拼音时,全班就会发出无所顾忌的狂笑声,之后班主任就会很“友好”的请我站在讲台的左侧或右侧,面朝向全班同学听完语文课,有时侯连自习课也不放过,在这样的压力下,我的普通话越来越好,学习成绩却一直下跌,到一年级末,终于和班级以前那个始终倒数第一的女孩子轮流“坐庄”了。后来,上语文课时我们都不用老师来请就很自觉地站到讲台一侧,班里的同学也已经很习惯这样的上课秩序,如果哪天我们忘了,他们都会很善意地提醒我们赶快站上去,免的惹班主任不高兴。这样的日子我一直过到二年级,我的学习没有任何起色,父母也已经打算要放弃我了,至于我的班主任,已经全然不顾我了,她唯一觉得需要我的时候大概就是我站在讲台一侧和被全班大声嘲笑时杀鸡儆猴的效果。那时班主任的女儿是我们的班长,她趾高气扬、责无旁贷地带领全班男生、女生像隔离瘟疫一样把我和以前班级学习不好的那个女生隔离在了整个班级之外,我们两个“差生”只能在玻璃罩子外朝里观望,朋友也只有彼此而已。直到现在,我的噩梦之一仍然是走在被老师罚到讲台上去的路上,每次被吓醒,依然心痛到不行,久久无法再次入睡。

    小学三年级开学第一天语文课前,我照例站到讲台一侧,但是以前的班主任没有进来,却进来一位个子高高的、短卷发、眼睛大大的美丽女老师。她刚进教室就让我回到座位上,说以后都不用再站了,她说从此以后她就是我们的新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她说她叫朱晓华,我们以后可以叫她“朱老师”,几乎是一瞬间,我就爱上了朱老师清晰而温柔的声音,美丽善意的脸庞。朱老师全然和原来的班主任是不一样的,上到植物生长那一课,她带着全班同学在教室外的空地上辟出一小块土地来,种上蓖麻籽,要我们每天都观察整个生长过程,在不同的过程里写不同的作文;上到《赵州桥》那一课的时候,她带我们去户外参观了我们那个小城市的一座石桥,回来照着赵州桥写作的格式写家乡的桥;她借来一台我们从没有见过的幻灯机,给每个同学发一张薄薄的玻璃幻灯片,让我们回去把自己喜欢的成语故事画在幻灯片上,第二天上课鼓励每个人都上去讲一个小故事;春天带我们去春游,在野地里埋锅做饭;冬天用大茶壶熬了板蓝根汤给大家预防传染病。她从来不惩罚孩子,不伤害我们的自尊心,小心翼翼而又满怀深情地维护它们,每一个孩子的闪光点都被她金子一样挖掘出来并善加激励。我好像是迎来了我上学生涯的第一个春天,前两年被践踏到麻木的尊严在幼小的心里慢慢地复活起来,学习居然神奇般的开窍了,语文成绩尤其好,在班级的名次更是以火箭一样的速度往上窜,在三年级结束的时候竟然因为成绩优异而破天荒被选为“三好学生”,也竟然在班干部改选中被推选为劳动委员。一种新的体验在我面前全面打开了,原来我也可以在上课时不断地被老师表扬;我的作文也会一次次被当作范文在全班朗读并被推荐参加学校作文比赛,有几个女孩子居然开始下课邀请我一起跳皮筋了,学年结束居然得到了校长亲自颁发的奖状和戴在胸前的一枚亮闪闪的三好学生徽章。

  三年级的这一年,我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华丽蜕变,从一个自卑怯懦的丑小鸭慢慢昂起了我逐渐自信的头,看到了更高的希望和方向,朱老师就像一个扶着婴儿走路的母亲一样,始终鼓励、始终坚持、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找到我的光芒并点亮它。

  每一个孩子心中都有一个他们的“朱老师”,是严师、是慈母、是朋友、是那时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一年的我是无比甜蜜和幸福的,我陷在巨大的改变中,停不下脚步,一直向前、向前。即使到现在我有了一些人生的阅历,我仍然觉得我的人生开端如果不是碰到朱老师,恐怕现在会是另外一番景象吧! 

  四年级上了不到半学期,大概父亲看到了我的学习潜力和希望,便把我转到了当地很好的一所小学去了,我终是离开了我喜爱的朱老师。后来我上了那座小城里最好的初中、高中,考上了大学,也成了一名教师,生活就这么顺理成章往下沿着它的方向走着,期间我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去看过朱老师几次,大学毕业前一年的春节还聚了许多小学同学一起去给朱老师拜年、一起照了照片、相约每年相聚。后来因为学习和工作的繁忙,朱老师慢慢的从我的生活中淡出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在某个午夜被噩梦惊醒的时候,我会很想念朱老师,在对爱人和孩子讲我的经历的时候我也会很想念朱老师,在接送孩子上学的路上我还是会很想念过朱老师,这些想念最终被埋在心里的某个小角落里,被生活慢慢掩盖了。

     直到一次聚会时居然遇到了那时一个班的同学,朱老师的信息一点点的传来,以为遗忘的往事一点点从心底升起来,聚成一股强大的思念,朱老师就从这思念中缓缓走到我的眼前。去年冬天,在和朱老师相约见面的前一夜,我几乎一夜未睡,在脑海中预演了几十种见面的场景。见到朱老师的一瞬间,这一切紧张和焦虑居然迎风瓦解了。送了花、拥抱了老师,和老师一起回忆了我们共同的那一年,看了老师含饴弄孙、出国旅游、生活自得的照片,拜读了老师退休以后主编的文学杂志、出版的诗集,朱老师的声音始终平静而温柔,期间几次泪水欲夺眶而出,被我一次次忍住流进了心里。

  人生启蒙之初,得师如此,夫复何求?!那天从朱老师家出来,我坐在公交车靠窗的位置陷入了深思,走过的路回头一望,一路都是朱老师的影子,坚定而不移,而未走的路好像也又找到了新的目标,清晰而丰满。人到中年的我们,多少因为生活的琐碎和无奈,有了很多懈怠和惫懒,在这样的人生路口,这一次的见面,看到朱老师退休以后仍然为了自己的文学梦想还在积极努力和奔走,突然多了许多羞愧和悔意,今后的生活也许是要有一些改变了,也许是要有一些拼搏了,也许是要再有一些新的梦想了。

   韩愈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对于今天也是教师的我而言,朱老师执着坚守、持之以恒、不忘初心的精神,是我今后要前进的方向和毕生努力的目标。

    大爱无言,师德无疆!教师节之际,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恩师—朱晓华女士,祝她健康长寿!也鞭策自己继续修心养德,以德教学!更祝天下的教师终身因为从教而荣耀、而高尚!(作者系甘肃省委党校副教授)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