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教育 > 教育新闻 正文

民间“小升初”联考背后的公平期待

作者: 稿源: 凤凰教育  2014-11-17 12:15


  近日,武汉民间发起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小升初”联考引起社会广泛关注:5000多名考生报名,3500多名考生应考,35个考点,20个家长策划,500人的家长QQ群响应。(11月16日《北京青年报》)

  对于武汉这场由家长自发组织的民间“小升初”联考,有不同的解读:有的从官方角度读出了“顶风作案”,因为义务教育阶段教育部明令禁止举办任何形式的选拔考试,小升初必须免试就近入学;有的从培训机构的角度读出了“炒作宣传”,因为武汉9家较大型的教育培训机构热情高涨,不仅通过各自渠道对外发布消息,还免费提供考场和监考老师;还有的从家长角度读出了“期望呼声”,因为有家长表示,“虽然目前这个考试还派不上用途,但说不定将来会成为小升初的‘敲门砖’,再说,这次考试又不要钱,孩子参加一下也找找自己的位置。”

  其实,对于武汉这场民间版“小升初”运动,政策制定者们虽然不必“大惊小怪”,但“置之不理”也不是应有的态度。因为此联考正是暴露出一些家长们对现实招考制度的不满,和对未来招考制度改革公平公正的期待。

  据说除武汉外,郑州、西安等地仍在顶风“联考”。早在2011年,广州民办学校就曾举行过“公开联考”,今年广州小升初大联盟联考被取消。去年,上海民校小升初联考也被叫停。

  关于义务教育阶段招生的“划片、免试、就近”政策是世界通行的做法,其目的不完全是防止家长跟风补课,造成学生负担过重,其实也是防止给学生过早地贴上“学业”乃至“人生”失败的标签,毕竟学生的发展有先有后,可塑性很强,却忽略了一个“我国教育资源先天不均”的前提,在硬件建设、师资水平等各种均衡举措尚不到位、招生过程不透明的情况下,简单的一纸命令难免让家长心生不公疑虑,进而产生不满。今年小升初前夕,京沪等大城市不就发生过多起家长因对“划片”不满而上访的群体事件吗?

  从教育治理的角度说,这种不满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它在急切地呼吁决策者们在决策时更加明确自身所担负的责任。但要把这种责任转化为决策者们的动力而非压力,转化为家长们的信任而非抱怨,这就需要有“眼光向下”的担当和智慧,保障家长们的知情权和参与权,多方沟通、解惑释疑,去取得家长们的信心,用公开透明的程序赢得家长的理解和共识。

  当然,说到底,家长的期望无非是孩子们从“有学上”到“上好学”,满足这种期望需要政策制定者们有强烈的使命意识,并在硬件、软件建设以及师资流动上用行动做出回应。不然,这种“暗流涌动”的不满不仅使就近入学政策大打折扣,也是社会和谐稳定的隐患。

编辑: 郑唯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